本报讯 (记者张晓明 杨佳彬)本报11月2日第6版报道市区刺桐路彩色沥青路被涂花脸一事,引起了市民的广泛,不少市民纷纷致电本社24小时,谴责不法分子的可恶行为。

究竟是谁如此大胆给市容“抹黑”?那个喷在彩色沥青路面的电话号码,背后究竟隐藏什么样的内幕?“办证”究竟是办什么样的证?两天来,本报记者根据彩色沥青路面上的“办证”号码循线追踪,进行多方暗访后,丰泽警方及时行动,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。目前,犯罪嫌疑人王某已被刑拘。

2日上午10时20分,记者拨通了彩色沥青路上的“227xxxx6办”号码,电话响了几声之后直接显示转接。

“身份证比较简单,你拿人头照过来丰泽酒店门口就行。”女子跟记者约好了见面地点。

10时35分,记者来到丰泽酒店门口。过了几分钟,一位中年女子从酒店对面的巷子里骑自行车出现,她朝记者点了下头。

“照片给我,写下要做的姓名、地址,绝对跟真的一模一样。”女子的话让记者更加好奇。

记者注意到,该位女子手上拿着几张复印纸,上面写着“本科毕业证书”的字样。

“2个小时后在巷子对面的东美菜市场拿货。”女子收好照片和写有地址的纸张后,很快消失在巷子里。

到了中午12时10分,那名中年女子用电话通知记者可以拿身份证了。记者如约来到东美菜市场门口,女子迅速把一包纸递给记者,随即往旁边看了一下,顺势往后挪了几步。记者打开看到,一张假身份证就在里面,几乎可以以假乱真。

“看你具体弄什么样的,基本上要100元,这个便宜不了。”女子说完,递给记者一张名片,名片上面写着“东南亚证件(集团)总公司·泉州分公司 李秀”。

11月2日中午交易结束后,中年女子转身走进旁边的东美菜市场。在一个肉铺前,中年女子停了下来,不时往四周观望,过了一分钟,她从菜市场的后门走出去。警觉的女子几次窜入小巷,跟踪的民警和记者几次差点跟丢。最后,女子进入一个巷子后消失了。

在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后,丰泽派出所民警决定采取行动。2日晚上6时,记者再次联系该名女子,约好在丰泽酒店门口见面。18时30分,民警现场布好点后,记者拨通女子电话,警觉的女子借口说在晋江办事,后又说她不做这个了,然后匆忙挂断电话,第一次行动只好结束。

3日上午9时,丰泽派出所民警布控后,另一位记者联系了该女子,这次对方很爽快地约好在丰泽酒店门口见面。10时30分,记者见到了女子,埋伏在旁边的便衣民警终于抓获该名中年女子。

随后,民警在该女子的背包中搜出两枚某公司印章,据其交代,这些印章系伪造的,准备交给订制者。该女子表示,她受雇于老板,只负责跑腿,假身份证到哪里办、怎么办,她均不清楚。据悉,该中年女子姓王,湖南人。

与在彩色沥青路上乱涂“办证”号码有关的嫌疑人终于被抓住了!这次抓捕行动无疑是针对“城市顽癣”的一记重拳、一帖猛药。对“制癣者”就得从严打击、从重处罚,拉高他们的违法成本,使其得不偿失,不敢再犯。

要根治城市“牛皮癣”,绝不能止步于“贴了再抓、事后再查”,否则很容易遭遇死灰复燃的窘境。城市治癣不仅要果断出击、更得“斩草除根”!“牛皮癣”是会蔓延的,纵容一处,便可能祸及全身,决不可单纯地“哪痒抓哪”。

而要“除根”,各相关部门就务必要紧密协作、细化责任,从路面巡查到信息追溯,都要层层跟进,步步紧追,真正把“抓现行”和“挖幕后”结合起来,让“制癣者”无处遁形。 (薄鲁晖)

Related Post